勇於創新的東海精神羅文森


羅文森

在東海校園裹的鳳凰花開得最盛的時候我們畢業了。畢業典禮那一天,我們大家都裝模作樣的穿著學士服戴著方帽子,由行政大樓列著隊走到體育館,學弟學妹們站在兩旁歡送我們,師長們穿著博士服或是長袍馬掛,跟在我們後面,走進畢業禮堂。

吳校長跟其他的重要人物都講完話以後,我們的美國籍理學院長,用他那生澀的中文一個一個地唱著我們的名字,大家一貫地走到臺上,校長把我們的帽穗由左邊拉到右邊,然後把畢業證書交到我們手上我們畢業了。畢業典禮結束以後,大家在體育館前面的廣場上,有的照相,有的握手告別,回宿舍整理行李,跟著家人坐公路局汽車,離開了東海。

沒想到同窗四載,朝夕相處,情同手足,相親相愛的同學們,這一告別,就是各奔東西,很多同學就從此沒再見過面。畢業以後有的出國,有的開始工作,男同學都進了部隊開始一年的預備軍官役。當完兵開始找工作的時候,才知道在臺灣找工作有多困難,原來“畢業就是失業"是一點也不錯的。

在畢業典禮上,師長們說我們都是國家的棟樑,原來都是哄著我們玩兒的,國家社會並不需要我們。為了不造成社會的負擔,我們都開始準備出國,繼續念書,起碼可以把求職的問題再延後幾年。

經過了一年的努力,我也得到了獎學金。八月底,帶著簡單的行李,借來的一百塊美金,女朋友的淚水,跟家人的祝福,由松山機場奔向了新大陸。在異地,面對課業的壓力,生活的單調,孤獨與寂寞,與思鄉的情結,六年的非人的生活,終於念完了博士學位。

這下又得面對找工作的問題,1974年正是石油危機,我寄出去的一百封求職信都石沈大海,正在怨天尤人,準備撞牆的時候,接到了由威士康辛州來的一封信。  S.C.Johnson & Son.,美國莊臣公司,一個知名的日用品公司的研發部門要找一位研究員。這是非常難得的機會,內人帶著我到K-mart去買了一套新西裝,新皮鞋,新領帶。穿著一身新衣服,我像一個鄉巴佬一樣的到威州的瑞新鎮去面談。就這樣,我進入Johnson Wax,開始了我的職業生涯。

瑞新鎮Racine是一個不到十萬人口的小城,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在Johnson Wax工作。Johnson Wax是一個跨國性的大企業。我們研發部門有三百位研究員,開發各種家庭日常用品。每人有自己的研究領域,像汽車臘,空氣清新劑,洗髮精,殺蟲劑等等。我被分到氣霧劑(Aerosol package)研究室專門研究氣霧劑包裝的改造。後來又把我調到空氣清新劑研究室,一作就是六年。1980年公 司希望派一位研究員到紐西蘭去工作。紐西蘭是只有三百萬人口的國家,莊臣的分公司也只有不到一百個人,所以沒有人願意去,徵求人員去紐西蘭的公告貼了好幾個禮拜都沒人回應。我回家跟太太商量以後,決定自願調去紐西蘭,我的老間以為我吃錯了藥,同事們也用奇怪的眼光看我。

1980年中,我帶著太太跟兩個還抱在手上的小孩,來到了這個在南半球的鳥不下蛋的地方。公司很小,研發部門只有三四個人,而且還要負責品管與生產上的問題。
紐西蘭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國家,雖然只有三百萬人口,卻有六千萬頭羊,生活步調緩慢,社會福利很好,大家都很喜歡戶外活動。在紐西蘭一年,讓我有機會可以接觸到Johnson Wax 的所有產品,在品管與製造上也有更深入地暸解。

1981年,Johnson Wax在遠東成立亞洲地區辦公室,需要一位技術總監,在三百位研究員裹只有我一個人暸解公司的所有的產品領域。公司就把我調到了馬尼拉,負責東南亞九個國家的技術上的問題包括新品開發,與建立新的公司。我在這九個國家堿黿禲A每個月有三個禮拜在外面旅行。那時候臺灣莊臣公司剛剛成立,在建廠與生產方面需要很多的幫助,我每個月最少回來一趟,招聘新員工,培訓,尋找供應商。1982年底,公司決定晉升我為臺灣莊臣公司的總經理,我們舉家由馬尼拉搬回臺北。

臺灣莊臣成立之初遇到了很多的問題,市場一下子無法接受一個全新的品牌,本地的產品也已經很成熟,競爭相當劇烈。我們決定以出口為導向,將產品出口到沒有工廠的香港莊臣,使得臺灣成為香港的工廠。這個策略是正確的,解決了臺灣莊臣工廠的利用率的問題,香港莊臣幫助了臺灣莊臣現金的需求。然後,我可以慢慢的開發適合於臺灣市場的新產品。

1983年我們推出了莊臣愛地潔,一個為廚房地板設計的特殊清潔劑,這個產品是臺灣莊臣的第一個成功的產品。後來我們又陸續的推出滿庭香空氣清新劑,雷達殺蟲劑,莊臣公司開始快速的成長。1985年底,美商華納蘭茂公司透過獵頭公司來找其我,經過了五個月的面談與磋商,我加入了這家銷售芝蘭口香糖與舒適牌刮鬍刀的公司,作臺灣分公司的總經理。

我當初做這個決定的主要原因是華納蘭茂的西藥部門有很多有特色的新藥。製藥的經驗對我是很有吸引力的,而且那時候華納蘭茂比臺灣莊臣要大十倍。莊臣是一個很標準的家族企業,是一個非常人性化的公司,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在莊臣十一年學到了很多帶人的技巧,莊臣也給了我很多培訓。華納蘭茂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美國股票上市公司,有非常完整的管理制度,天衣無縫的財務制度,但 是一切以數字說話,比較沒有感情。做了四年的總經理以後,我覺得每天不眠不休的工作,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1989年的秋天,我決定自己出來成立一個顧問公司。當初透過獵頭公司把我由莊臣挖到華納蘭茂的經驗,使我覺得這種獵頭公司對求職的個人與尋找人才的公司都有幫助。

1989年正是臺灣經濟起飛的時候,我的朋友們大部分都是外商公司的總經理,大家都面臨找不到好的經理人才的困境。在消費品與藥品這兩個行業,我有很多人脈,而且我也比較暸解這兩個行業。公司成立之初,我也是誠惶誠恐,畢竟作了一輩子的經理人,從來沒自己做過,而且是一個完全沒經驗的服務行業。我小心翼翼的對待每一個客戶,幫客戶找人好像是給自己的公司找人一樣。每一位來找我的求職者,我都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員工,處處為他們著想。就這樣一點一滴的工作,三年之內,我們就成了臺北市最傑出的獵頭公司。

1992年我意識到很多跨國公司都開始往大陸移,我就開始往大陸跑,除了做獵人頭以外,我也提供跨國公司其他的服務,如市場調查,尋找合資公司的夥伴等等。1996年,美國一家藥廠希望到大陸去發展,聘請我幫他們尋找合資夥伴,找到以後,幫他們談判,最後他們希望我幫他們在大陸建立一個全新的藥廠。我覺得還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就慢慢地把我的顧問公司關掉,到大陸去成 立這家藥廠。在五年之內蓋了一個製劑廠,一個原料藥廠,成立了一個一百人的銷售團隊,2003年在一切都就緒了以後,過完了我的六十三歲生日,我退休回到了臺灣。

由1974年進入莊臣開始到2003年由藥廠退休,我一共工作了將近三十個年頭,走遍了世界各地,由實驗室的研究員到總經理,由專業經理人到經營自己的顧問公司。東海給我的基礎訓練,使我扮演任何腳色都無往不利。如:

東海的語文訓練給了我足夠的溝通能力
東海的勞作制度,使我能很自然的動手做所有的事情
東海教了我如何過團體生活,如何與人合作,尊重別人
東海的開架式的圖書館教給了我不怕尋找資料

我多麼希望能有一天,我們這些在東海體育館面前分散的同學們,能再聚在一起說說畢業以後的三十年,也回憶一下在東海的那美麗的校園,我們共同成長的地方。
 

連絡地址: 407-04 台中市西屯區台灣大道1727號 (Box864)
TEL:886-4-23590121轉32210  FAX:886-4-23590426